您现在的位置:

广饶教育>>家校共育>>案例剖析>>正文内容

半个馒头和一碗剩粥(李燕云 石村初级中学)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0年10月25日 点击: 字体:

 

 

那晚留校值班,第二天早上,到办公室拿上快餐杯正要下楼去食堂打饭,“咣”一物体正中我脚后跟。回头一看,两个大个子男生正飞快地跑入教室。而我脚下的,竟是半个冒着热气的馒头。

都是农民的孩子,当知一粥一饭来之不易啊。

看着这半个馒头,儿时的那碗剩粥便浮现在我眼前了:

那时,一家九口人围一个大锅吃饭。那个艰苦的年代,喝的粥大多是玉米面做的。即使剩下一碗,也舍不得倒掉。奶奶说,那时,在所有孩子当中,叔叔是最孝顺的一个:每次掀开锅来,叔叔总是把那碗剩粥抢过来喝掉——“我喝剩粥,让娘喝新做的。”

每一次都是如此。

有一次,难得改善一下伙食,做顿咸粥——白菜头炝锅,肉是没有的,奶奶总是在这时踩一高凳,踮着脚小心翼翼地从里屋的龛里捧出她的宝贝黑瓦罐,再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挖一小勺炼好的猪油斟酌着放进菜里。加水后放上粉条、豆腐,白面绞成糊状,开锅后下入。那可是最解馋、也一年难得喝上几次的粥啊。那次,大家决定跟叔叔开个玩笑:开饭前谁都没有告诉他这个好消息,照例在吃饭时,他端过放在锅台上的一大碗剩粥一饮而尽。可是在低头放碗时,他看到掀开锅盖端走干粮后,那一锅热气腾腾的咸粥委屈的落泪了——一大碗剩粥已让12岁的他喝不下多少难得喝上一次的咸粥了。小他三岁的姑姑看他流泪的样子在一旁雪上加霜:“你不是最孝顺吗,不要后悔啊?”

“就不后悔,剩下了,下顿还是我的!”叔叔抹一把泪水倔强地说。

从此,那碗剩粥就种在了我心里。

后来,跟父母出来单过,每顿饭剩下的粥菜竟成了我的专利……

现在的我已是一个六岁男孩的母亲,所领的工资也不算太低,贵一点的吃食也舍得买回来尝尝鲜。可是,即使是最便宜的饭菜,不到万不得已,也舍不得倒掉,总觉得物尽其用才好。

有时候也矛盾:剩饭菜吃掉吧,于健康不利,倒掉吧,于良心不安。鱼和熊掌不能兼得,只好选择心安。

再后来,为了利于身心,每顿饭菜只好量肚而做,家里几乎没有人再吃剩饭菜。六岁的儿子懂事,每次吃饭都把自己碗里的粥喝得粒米不剩——“我知道每一粒粮食都来得很辛苦。我会背《悯农》: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……”

我欣慰。“那碗剩粥”还在!

可是,我的学生们啊,别再让粒粒皆辛苦的馒头在校园内当作武器飞了,行吗?要知道,被你们丢掉的可不仅仅是半个馒头啊……

 

教育叙事邮箱 show1972@126.com  邮件主题请注明“教育叙事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
纪晓亮点击数: 收藏本文】【打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