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广饶教育>>家校共育>>心理疏导>>正文内容

难忘那次家长会(黄玉 大王镇实验中学)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0年10月25日 点击: 字体:
 

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,那个寒冷的冬天,我正在广饶二中读高一。一次,学校组织召开家长会,上午,我托人把召开家长会的通知捎回家,谁想,下半晌便“啪、啪”地下起了雪粒。吃晚饭的时候,雪越下越大,先前的雪粒渐渐变成了纷飞的雪片。我望着窗外那漫天大雪,晴自庆幸:看来父亲明天是不会来了。那年,我因为贪玩,学习成绩很不理想,说实在的,这次家长会我不愿父亲来。况且这样的天气,我们这些离家较远的住校生,家长不来学校是不会追究的。

大雪下了一夜,第二天早上,雪停了,风却刮起来了。呼呼的西北风吹起屋顶上、树枝上的雪,击打着行人的脸。天愈冷了。第二节课间,我裹紧棉大衣站在教室的房檐下观看那银装素裹的雪景。猛然间,一个熟悉的身形映入我的视线,我定睛一看,那不是父亲吗?学校大门口,父亲正推着那辆很旧的“老金鹿” (也正是这辆自行车伴随了他近三十年的教师生涯)步履蹒跚地走来了。胶鞋上粘满了泥水。膝盖以下满是雪,上身是一件蓝色的棉袄,头上裹一条灰色的围巾,靠近嘴边的围巾上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。胡子和头发都被霜雪染成了自色。父亲看到我,解下了头上的围巾,抹了一把胡子上的白霜,说:“没来晚了吧?雪太深,自行车实在没法骑,只好推着了。”说着从车子的后架上解下一个包裹,递给我说:“拿着?这是给你捎来的馒头和炒菜。”我双手接过包裹,似乎还能感觉到淡淡的馒头和炒菜的余温,从双手一直热到心间,一时间一股热流流遍我的全身。

  “天太冷,你快到教室里去吧!”父亲说。

我目送父亲走向学校会议室。他上台阶时,突然,右腿一软,差点歪倒,右手赶紧抓住了栏杆。我的眼泪差点流出来。唉!多年的教师生涯,加上繁重的家务劳动,父亲的双腿落下了严重的关节炎症,怕寒冷,也不便走远路了。

那节课,老师讲的内容我一句也没听见,想到半年来松散的学习状况,想到自己糟糕的成绩,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看来,挨父亲这顿责备是免不了也。

上午下第四节课时,家长会开完了。家长们从会议室里又说又笑地走出来。最后走出来的是父亲和班主任李老师。父亲边走边和李老师谈着什么,看到父亲走过来,我怯怯地迎了上去,不敢正眼看他。

“成绩不太好啊!该找找原因才是。”父亲语重心长地说。

一时间我的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了,什么也说不出,只觉得鼻子一酸,眼泪流了下来。中午,我想留父亲吃了饭再走,他不肯,说下午还要给学生上课。临走时,父亲又塞给了我拾元钱。

“不要太苦了”父亲说,“天冷,注意穿得暖一点。”“嗯。”我木然地答应着。

父亲又推起那辆车,一步步走远了,那蹒跚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寒风中。我凝视着父亲远去的背影,簌簌地流下了眼泪。这件事震颤了我的心灵,自责和内疚久久压在我的心头。每当玩心再起想偷懒时,眼前便浮现出父亲那蹒跚的身影,耳边回响起那触动灵魂的话语,我便又投入紧张的学习中去了。

时光飞逝,转眼二十五年过了,我走上讲台也将近二十年了,那难以忘怀的一幕,也教给了我做为一个家长、父亲的责任,成了我一生的财富。

如今父亲年龄已近七十,但还是从不闲着,每次去看望他,诉说工作的劳累时,父亲总是说“趁年轻,多受点累,是财富。”是的,父亲三十八年如一日,无怨无悔,呕心沥血,献身于教育事业。而今父亲退休在家也近十年了,但还是念念不忘自己的一些“教学心得”,嘱咐着我和大姐那些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话语。我暗下决心要像父亲那样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的工作,做到永远无愧于心,这也是父亲所希望的。

 

教育叙事邮箱 show1972@126.com  邮件主题请注明“教育叙事”

 


纪晓亮点击数: 收藏本文】【打印文章